三棲動物

海陸空皆可存活的生物,愛吃的CP十分多樣。
最近喜歡overlord,all飛鼠(安茲)好吃!

overlord同人-古代漆黑黏體的心{4} (腐向,黑洛黑洛/飛鼠)

※前篇為"錯過",如未讀過會對劇情的理解產生影響※

  • 腐向,主cp為黑洛黑洛/飛鼠,副cp為all/飛鼠

  • 私設多如汪可

  • 人物屬於丸山蘿莉,ooc屬於我

  • 這篇是講如果黑洛黑洛和飛鼠一起穿到異世界的故事。


好久沒更真抱歉,誰叫飛鼠太可愛了(咦明明毫無關聯)

守護者們的腦補超難寫wwww

///////////////////////////////////////////////

4.

“呼…呼…”漆黑的史萊姆攤在白玉的地板上,身軀一顫一顫的抖動。”好壞心啊飛鼠桑…明明我都道歉了卻還是一直電我…”

飛鼠蹲下身體,指骨用力地戳著裝死的史萊姆。“電你不只是因為你嘲笑我的品味。快解釋清楚喔黑洛黑洛桑!剛剛那些舉動!為什麼要搞得好像我是什麼黑社會的帶頭大哥一樣!”

被指骨觸碰的地方喜悅的顫抖著,從四處分散出許多小的觸手纏住了飛鼠的手指,就像是在吸吮對方一樣。”明明飛鼠桑也很清楚的啊…”黑洛黑洛的聲音像是在嘆息一樣。

“等等黑洛黑洛桑。我在掉血喔?你可以把古代黏體的侵蝕能力收斂一下嗎…”飛鼠盯著自己的血條,紅色的長條以極緩慢的速度減少當中。”還是說,是被動技能?果然友軍也無法屏蔽掉一些特殊能力嗎…”

“想起來了,不是被動喔飛鼠桑,只是真的很好用所以一直開著,現在已經關了~”黑洛黑洛抓著飛鼠的手指,左右左右的一晃一晃。

“不要轉移話題!!””好啦好啦。飛鼠桑,我舉個例子。如果一家公司有好幾個老闆,而當他們有一天意見不合的時候,這家公司…會變成什麼模樣呢?”黑洛黑洛舉起一堆觸手聚在一起,然後像是爆炸一樣四散開來。

飛鼠馬上就頓悟了。

是啊,假如上司彼此之間打算分道揚鑣,那底下的員工們該怎麼自處呢?

公司會在瞬間分崩離析的吧。

唯一能阻止的情況,就是上司們自己推派出一位領導人。也就是,完全的金字塔結構。由領導人來做出決定,公司就可以維持住,不會分散。

“原來如此黑洛黑洛桑,真是太感謝你了。可是為什麼是由我來做頭…”飛鼠撓了撓頭骨,有些難為情。"我只有小學的學歷,知識也比不上黑洛黑洛桑,黑洛黑洛桑為什麼要讓我來做上司呢?”

那當然是因為下剋上play---有那麼一瞬間,黑洛黑洛的腦海裡充斥著這句話。

“咳咳。那自然是因為,飛鼠是我們安茲‧烏爾‧恭的會長啊。”黑洛黑洛對著飛鼠眨了眨應該是眼睛的黑洞部位。”作為一般會員的我,自然是要服從會長大人的命令囉~”

“可是,公會的事情明明都是靠多數決來決定…””飛鼠桑糊塗了嗎,兩個人怎麼多數決啊。””…也是喔。”飛鼠的聲音明顯的低落了下來,但隨即一陣綠光閃過,飛鼠似乎又回歸了平靜。

“所以,放心地對我下命令吧飛鼠桑!”為了讓飛鼠振作起來,黑洛黑洛說:"我一定能完美的完成飛鼠桑給我的所有命令---這是作為一個優秀的社畜的榮耀!“

“優秀的社畜是什麼啊黑洛黑洛桑!!!我可不是那種會讓部下過勞死的黑心老闆!!!”飛鼠大力地吐槽著。

“而且讓我成為部下還有一個優點喔~”黑洛黑洛放開了飛鼠的手指,整個身體變成環繞著飛鼠的圓形圈。”為了塑造你的英明形象,我可以用不懂上司想法的笨蛋下屬的身分,向迪米烏哥斯或雅兒貝德他們請教,就可以輕鬆了解守護者們的看法囉~”

“原來如此啊!黑洛黑洛桑真厲害!”飛鼠衷心地讚嘆著黑洛黑洛提出的想法。

然後,他突然想到一件事,整個身體再次被綠光包裹。

“飛鼠桑?”黑洛黑洛奇怪的像是看著泡在綠光裡的飛鼠。說起來,自己也是不受到精神魔法影響的種族,對於精神類魔法有著絕對的抗性,但飛鼠的死之統治者似乎是一旦情緒激動就會”強制平靜”限制住情緒起伏,自己卻不受到影響…

“......黑洛黑洛桑。”飛鼠維持著蹲著的姿勢,雙手抱頭的同時上下顎碰撞發出嗑嗑嗑的聲音。”你還記得,我用公會會長的權力,做了什麼嗎…”

“做了什…”黑洛黑洛同時也想起來了。

要遭。

“啊啊啊啊啊!翠玉錄桑我對不起你啊------”

*********************

所羅門之鑰。這裡是王座之廳外的最後一層守護,牆壁上由至尊之一:路西☆法所製造的六十七座哥雷姆擁有擊破數個玩家團隊的實力。

而此時,這裡聚集了這納薩力克大墳墓裡,可以說是最菁英的一部分人。

“首先,是探測和守衛。”有著漆黑羽翼的純白惡魔,雅兒貝德這麼說道。”飛鼠大人特意強調了賽巴斯的工作,想必對外界的情況已經有所掌握,才會如此命令。「確認據點並標記」...如若還是原本的沼澤地,根本無須對那些智力低下的東西做警惕,想必外界已經變得不一樣了。”

迪米烏哥斯微微點頭,像是同意了雅兒貝德的說法。”或許我們還可以這麼解釋。讓賽巴斯帶上戰鬥女僕,是因為對方的戰力不夠強大,還是因為可能出現賽巴斯自己不能處理的情形呢?”

“不愧是無上至尊的統帥,飛鼠大人!”夏提雅環抱著自己,嘴巴咧成極大的笑容:”那就是讓佩羅羅奇諾大人也著迷不已的完美至尊!就連智謀都是如此的頂尖,妾身願意永世臣服於至高的飛鼠大人!啊,那美麗的肋骨…”

“夏提雅,先不要發花癡啦!想想飛鼠大人是怎麼對我們下指令的!”亞烏菈瞪了一眼完全陷入自己世界裡的夏提雅。

“我,我覺得迪米烏哥斯的想法應該是對的!”馬雷握緊了他手上的杖。”或許飛鼠大人想要收編智慧生物?那麼派出有治癒能力的神官職業就很重要了,我、我是這樣想的!”

“我認為!馬雷先生說得很有可能是對的!”潘多拉又擺出了奇怪的動作,惹得身旁的亞烏菈一臉看猥褻生物的眼神看向他。”我敬愛的創造主大人肯定為此留了後手!”

“是這樣嗎…沒想到大人的一句話就藏有這麼多訊息。飛鼠大人的睿智實在是太過於偉大。”科賽特斯噴出一股冰寒的白煙。

“那麼,我就帶著昴宿軍團出發了。”賽巴斯微微躬身:”對於大人的命令,要盡快執行才是。”

迪米烏哥斯推了推眼鏡。"賽巴斯,請務必小心行事。千萬不能做出多餘的舉動,以免破壞飛鼠大人的計畫。”

“好的。那麼,眾守護者聽令。”雅兒貝德抬起手臂,捧在雙手的掌心中的安茲‧烏爾‧恭之戒彷彿在閃閃發光。”探索的部分就交給賽巴斯、昴宿軍團的眾位、潘多拉,以及亞烏菈。賽巴斯負責對智慧生物的搜索,亞烏菈負責對其他野生生物的情報,潘多拉...我想你有你自己的方式可以收集情報,將周圍的環境探查清楚吧。這也是向我們展現由飛鼠大人所創造出來的,你的能力的機會。向我們展現你的力量。”潘多拉聞言,行了一個軍禮,卻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或話語。

“夏提雅,用這枚安茲‧烏爾‧恭之戒將探索的人員傳送出去,之後強化一至三階的防守,以最強大入侵的強度來判斷防守力度。科賽特斯和迪米烏哥斯,同樣強化你們所管理階層的防守。馬雷,在亞烏菈傳送走之前讓她給你權限,第六層暫時由你來防守。而我會前往第九層,做為守護王座之廳的最後一層防壁。我同樣會調動墓地內可再生的武力對全大墳墓進行武裝。”

所有人對於雅兒貝德的安排並沒有異議。

“那麼,開始進行吧…!”雅兒貝德看著手中的戒指,露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鹹濕笑容。”為了飛鼠大人的榮耀!”


/////////////////////////////////////////

不是安茲‧烏爾‧恭的榮耀,也不是納薩力克的榮耀,是飛鼠的榮耀哒!

眾人完全沒有對此有異議呢(笑)

一同穿越的黑洛黑洛:???我沒有人權的嗎?算了,我能啃飛鼠就好。

overlord同人-古代漆黑黏體的心{3} (腐向,黑洛黑洛/飛鼠)

※前篇為"錯過",如未讀過會對劇情的理解產生影響※

  • 腐向,主cp為黑洛黑洛/飛鼠,副cp為all/飛鼠

  • 私設多如汪可

  • 人物屬於丸山蘿莉,ooc屬於我

  • 這篇是講如果黑洛黑洛和飛鼠一起穿到異世界的故事。

對手戲好燒腦細胞阿(抱頭)

而且出場腳色太多,描述起來是真的很浪費時間字數會爆所以決定隨便寫寫



3.

"...哈哈哈...應該是幻覺吧,黑洛黑洛桑編寫的程序這麼厲害,連這麼精緻的表現都可以表現出來..."

飛鼠發出了呵呵呵的氣音,但那明顯不是笑聲的聲音顯示出本人其實正經歷著巨大的精神風暴。

黑洛黑洛試圖叫出虛擬螢幕,然而在對著螢幕一陣揮舞後整個黏體抖動的宛如被搖晃盤子的果凍。即便是如此的驚慌,黑洛黑洛仍舊沒有失去基礎的判斷力,不同於飛鼠直接在那些"角色"前說出聲音,他對飛鼠使用了「訊息」:「啊啊,可以直接使用訊息魔法呢...飛鼠桑,找不到登出鍵阿...不過我剛剛拍的屬於我們和NPC的截圖還在喔...另外我寫的程序只有四個還是五個指令吧,這句話絕對沒有出現在程序頁面...」雖說看似很冷靜,但語句上顛三道四的敘述儼然暴露了說話者的本心。

「這時候誰還管的上截圖的事啊黑洛黑洛桑!!!」

不等兩人做出實質的反應,因為飛鼠的回話而有些疑惑的"NPC"們開始有了舉動。

首先是身著黑色燕尾管家服,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管家賽巴斯,他抬起了頭顱,堅毅的眼神彷彿可以貫穿台階上的兩人:"並不是幻覺,飛鼠大人。雖然黑洛黑洛大人的確很厲害,但是恕屬下駑鈍,不能理解何謂「編寫程序」。"

"飛鼠大人。"同樣揚起頭顱的還有第七層的階層守護者,迪米烏哥斯。"納薩力克不能離開您的睿智與智慧,如果大人需要什麼東西,屬下都會盡吾等所能為您取來。卑微的屬下在此向您懇求,懇求..."穿著橘色西裝的惡魔話語間似乎帶了一絲哽咽:"懇求您...不要離開吾等..."

「咿---!」在訊息裡,黑洛黑洛發出了尖細的慘叫聲。「說話了說話了!他們又說話了阿飛鼠桑!怎麼辦怎麼辦---」飛鼠的身體慢慢地坐回玉座上,「冷、冷靜一點黑洛黑洛桑!這樣好了,我先來穩住「NPC」,黑洛黑洛桑趕快再試試看能不能聯繫到GM!」飛鼠說完後切斷了「訊息」,在心中狠狠吸了一口氣。

糟了。

這是前所未聞的發展---這句話在飛鼠和黑洛黑洛的心中宛如被塗亮並放大加來回滾動的彈幕一般盤旋。

飛鼠望著台階下的眾人;是的,在他發現自己被身為不死族的被動技能”強制冷靜”給平順了情緒後,飛鼠很快地便理解到,這些"人"已經脫離了數據的範疇。做為創造他們的人,被當作創世主般崇敬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啊啊,可是我親手製作的那個...

“我的創造主,飛鼠大人!難道作為造物的我已然對您失去了用處!”潘多拉˙亞克特的聲音抑揚頓挫,配上其即使半跪在地卻依舊擺出的姿勢,飛鼠被平復下來的心情瞬間再次飆至最高峰:”即便如此,即便如此…!如果離開是偉大的造物主,您的要求!我,潘多拉˙亞克特會盡我所能,努力讓您離開!”

飛鼠在心中無聲的慘叫。不,請不要一句話一個動作啊啊啊!這一點都不帥氣啊啊啊啊----

“你說什麼!!!”唰的一聲,一頭銀髮的嬌小吸血鬼夏提雅已經站了起來,全身全副武裝,被佩羅羅奇諾賜與的滴管長槍指向姿勢怪異的二重幻影,深紅的瞳孔裡噴湧而出的滿是危險的殺意。一旁有著巨大藍色身軀的科賽特斯同樣也裝備上一套完整的鎧甲,所有手腕上都緊握著武器,和夏提雅一前一後的圍住了潘多拉,從鎧甲表面滲出的寒氣一點點的瀰漫開來。”煽動大人離開,你這是絕對的重罪!”

就連前排跪著的雅兒貝德和賽巴斯等人也一併散發出殺氣,戰鬥女僕們也都進入了最佳的戰鬥姿態。

等花了幾秒才靠強制冷靜脫離羞恥感的飛鼠驚覺,自家傻NPC可能會有危險的時候,明顯處於暴怒狀態的夏提雅已經開始對潘多拉發起攻擊!

“肅靜!!在我和飛鼠大人面前吵鬧,這難道就是你們挽留的方式?”

突然響起的聲音帶著一絲威嚴,瞬間止住了台階下眾人的動作。

“並不是這樣的黑洛黑洛大人!”索琉香在黑洛黑洛說出話的瞬間就直接跪倒在地。”夏提雅大人和各位大人只是太過於緊張了,並不是對您和飛鼠大人不敬,希望大人能原諒吾等的疏失!”

就在這時,飛鼠又接到了黑洛黑洛的「訊息」。

「飛鼠桑,接下來還請拜託你配合我演出了。」「怎麼說…?」

在眾人的眼裡,只見黑色的史萊姆輕巧的移動至死之統治者面前,像是敬禮一般彎曲了身體。”飛鼠大人,對於索琉香的說詞,您覺得有多少可信度呢?”



????????????????



如果問號可以具現化,這寬敞的王者之廳只怕在一瞬間就會被飛鼠所發出的問號給淹沒。

「拜託了,飛鼠桑!請營造出你最高貴偉大的樣子吧!」訊息裡,黑洛黑洛的聲音十分激動。飛鼠用力的瞪著眼前這自作主張的傢伙---雖然對方現在只是一坨正彎著腰的黏糊液體,根本沒有接收到飛鼠想傳達的眼神。「黑洛黑洛桑太強人所難了!!!」

“咳嗯,我想索琉香沒有欺騙我們的可能。”飛鼠輕輕的咳了一聲,同時用手中的安茲‧烏爾‧恭之杖敲擊地板。

“咚。”杖敲擊到玉石做的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響。在眾人耳裡,那微弱的音量就宛如雷霆般衝擊著他們。黑洛黑洛直起身,挪動到飛鼠的身邊,好讓台階下的眾人可以清楚的看見飛鼠。

“各位。我想現在的納薩力克似乎發生了一些我不理解的情況。”飛鼠不知道什麼是"高貴偉大的樣子",但為了配合黑洛黑洛,他試著以冷酷的語調說話。"我不追究你們方才的無理。現在,重新探索納薩力克之外的環境,以及加強納薩力克的守衛。一但有任何發現,立刻向我通報。”

“是!那麼,關於事務的分配…”雅兒貝德收斂了渾身的殺氣,垂首向飛鼠請示。

“我相信,你們能為了納薩力克做到最好。”纖細的白骨指頭敲打著扶手,位於王座上的骷髏眼中紅芒閃爍:”雅兒貝德,還有身為樓層守護者的諸位,向我展現你們的力量,還有對納薩力克大墳墓的忠誠吧。”

“是的!屬下絕不辜負這份信任!一定會向飛鼠大人遞上最完美的成果!”雅兒貝德驚喜的眼光直射飛鼠,那熾熱而濃烈的感情彷彿舔舐著眼中無上至尊的手指…

“雅兒貝德,開始妳的行動。”黑洛黑洛突然一揮觸手,安茲‧烏爾‧恭之戒在掉落之前就被打斷了注視行為的雅兒貝德接住。”利用這枚戒指,應該可以在納薩力克裡使用「傳送」。”

雅兒貝德微笑著凝視了黑洛黑洛約數秒,然後她低下頭:”感謝您的賜與。”臉龐被頭髮遮住,看不清楚表情。

「謝啦,黑洛黑洛桑,我都忘記了NPC應該也無法在大墳墓裡使用「傳送」這件事了…」飛鼠在還未結束的訊息裡向黑洛黑洛道謝。「…不用謝,飛鼠桑。」

黑洛黑洛瞇著眼,古代漆黑黏體的身體可以輕鬆探知正在移動的物品(但有範圍限制),雅兒貝德猙獰的憤怒臉龐在感知下一覽無遺。

突然想到什麼,飛鼠對著打算退出王者之廳的眾人補充道:“昴宿軍團的各位,請…咳,跟隨賽巴斯一同行動。如若發現了智慧生物,在不驚擾對方的情況下確認對方的據點並標記。潘多拉,這次是特殊情形,你將暫時歸於雅兒貝德的指揮,等探查清楚之後我會再給你之後的指示。”

身著軍裝的二次幻影將右手舉至帽旁行了一個軍禮。” Wenn es meines Gottes Wille---”

「噗哧......飛鼠桑做的NPC...很有趣啊...」「啊啊啊!黑洛黑洛桑不要嘲笑我了!」

“......嗯,去吧。”

“飛鼠大人,黑洛黑洛大人,屬下告退。”由雅兒貝德帶頭,所有人---包括方才已經敬過禮的潘多拉,向著王座深深的鞠躬,隨後關上了王座之廳的門。

"哈哈哈哈...""黑洛黑洛桑!!我生氣了!!閃電!!""嗚哇啊!明明是同隊,居然有傷害啊飛鼠桑...啊哈哈好麻好癢啊!飛鼠桑等等,別電別電啦!"

-----------------

強行結尾(。

再寫下去就會跑出兩人商討的片段,以及NPC們的反應...那就太長啦而且會停不下來(笑)

overlord同人-古代漆黑黏體的心{2} (腐向,黑洛黑洛/飛鼠)

※前篇為"錯過",如未讀過會對劇情的理解產生影響※

  • 腐向,主cp為黑洛黑洛/飛鼠,副cp為all/飛鼠

  • 私設多如汪可

  • 人物屬於丸山蘿莉,ooc屬於我

  • 這篇是講如果黑洛黑洛和飛鼠一起穿到異世界的故事。

2.


好久沒來這裡了。應該說,公會裡的大家其實都很少來這裡。出現在王座之廳裡的飛鼠想著。

"作為最終迎戰之地...這裡也是最適合迎來終結的吧。"飛鼠低聲說道。

此時與其同行的黑洛黑洛十分的糾結。究竟該不該告訴飛鼠其實並不會關服這個事實呢,以及等等大伙細心準備的「驚喜」。不不,如果說了飛鼠桑大概會生氣的吧,就算是溫柔的飛鼠桑,被隱瞞了一件這麼大的事想必也是會不開心的。大家都在倒還好,可以分散一下憤怒砲火的攻擊,現在只有自己在,說了不但會被飛鼠洩憤,之後還會因為不守約再被其他人暴打一頓...怎麼想都不划算。還是做好準備,等他們都上線了,再一起坦白吧。

"...黑洛黑洛桑?怎麼了嗎?"飛鼠的聲音喚回了正在神遊的黑洛黑洛的意識。因為下意識的攀附在飛鼠身上,當飛鼠在諸王的玉座上坐下後就變成了彷彿寵物一般的攤在飛鼠的腿上。

咿咿!這難道是,傳說中的膝枕...!

黑洛黑洛瞬間整個人蜷成一大團。

"黑洛黑洛桑這是怎麼了,難道是胃痛?你能陪我到現在我也已經非常的高興了,如果身體不舒服的話...要不然還是先下線,吃藥然後好好的休息一下...""不行!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而且其實不是真的胃痛,是想到還沒做完的工作假性胃痛而已!"黑洛黑洛馬上把自己從奇怪的粉紅色幻想裡拉了出來,並迅速的從飛鼠的腿上爬下來,化成平常那將近一人高的姿態。

聞言,飛鼠的聲音輕鬆了一些。"真的嗎...真是太好了..."

黑洛黑洛快速地看了眼底下的NPC們。看到這些NPC,讓他想到一件事情:那時候的他們的反抗組織才剛成立,成員們開始逐漸減少上線的時間的時候。

當時,他們一些人組成小隊擊敗了一個沒看過的BOSS,而BOSS也很應景的掉落了一些稀有的道具。

"太好了!這個道具公會裡的貯藏沒有,可以帶回去收藏起來!"負責整理寶物庫的源次郎喜孜孜地取走了一件特殊的材料。

黑洛黑洛漫不經心地看著掉落物的清單,似乎除了源次郎拿走的那個材料外其他的都沒什麼特別的......

"等等,這個水晶可以給我嗎?"翠玉錄說著,手上的動作卻十分迅速地將那個不起眼的數據水晶放到自己的道具欄裡。

"怎麼了,那難道是什麼超特殊技能靈氣附加的數據水晶嗎?"佩羅羅奇諾看見翠玉錄的舉動,十分好奇地問道。

"這是..."翠玉錄頓了頓,隨後似乎對佩羅羅奇諾使用了「訊息」,兩人停了一段時間後佩羅羅奇諾突然大聲地說道:"被你撿到便宜了!這東西掉落地點超稀少的啊!沒想到這個BOSS會有掉落!"

翠玉錄發了個「微笑」的感情圖示,聲音帶著些許得意:"好了好了,這次先歸我,我來測試一下使用的方法和規則,之後還可以帶大家來打,這東西對我們來說正是需要的時候。"

源次郎連續丟了好幾個問號的感情圖示:"你們倆在說什麼呀?"

"秘~密,等到我打到了就會告訴你啦!"佩羅羅奇諾發出了一個「可愛」的感情圖示,配上他的鳥臉特別喜感。

就在此時,黑洛黑洛接到了翠玉錄的「訊息」。"黑洛黑洛桑,這塊數據水晶是用來對創作的NPC進行設定用的。然而跟一般的設定數據擴增水晶不一樣,這個水晶...可以創造一個不可再編輯的隱藏設定。"

翠玉錄的聲線沉重。"那正是我們這些準備退出YGGDRASIL的人,可以給守護飛鼠桑的NPC加上設定的重要東西。"

黑洛黑洛幾乎是一瞬間就理解了翠玉錄的想法。"原來如此...我知道了。"黑洛黑洛結束了「訊息」,跟著其他人帶著戰利品返回大墳墓。

然而,即使黑洛黑洛非常想要給自己創作的NPC加上特殊設定,可惜從那天之後上線的時間開始與任務等等的事情錯開,直到兩年完全投入工作為止,都沒能獲得那個特殊的數據水晶。

不知道有多少人拿到了特殊水晶,並且增加了設定呢...

看著聚集的眾樓層守護者們,黑洛黑洛腦中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飛鼠桑,反正機會難得,我們來重溫下他們的設定怎麼樣?"黑洛黑洛的觸手指向台階下因為沒有給予指令而自動「待命」的NPC們。

或許使用會長的權力,可以看見隱藏的設定也說不定...?

"不過,飛鼠桑呦,你做的那個NPC怎麼不在呢?"

"啊...他啊...還在寶物庫吧,我沒有把他移動過來..."飛鼠摀住了臉,創作潘多拉‧亞克特時給他賦予的各種"帥氣"設定現在看起來完全就是中二病的體現。

"把它也移動來吧飛鼠桑。"這頭黑洛黑洛已經打開了NPC的屬性頁面,開始津津有味的閱讀面前黑暗精靈的設定:"再怎麼說那也是經由你的手所創造出來的,可以說是你的兒子一樣的NPC喔?嗚哇,這個小孩樣的NPC是偽娘!?泡泡茶壺桑再創造它的時候該不會接了什麼奇怪的Hgame配音了吧..."

......是啊,它是我一手創造的,從頭到尾都是我親手規劃,不管是職業、種族、技能、特殊能力...都是我辛苦收集水晶和數據,一步一步做出來的NPC。都已經是最後了,難道我,甚至不願意和他道個別?

"謝謝你黑洛黑洛桑。"飛鼠由衷的感謝著對方。"謝謝你提醒了我有可能會留下的遺憾。"說話間骨指在虛擬屏幕上一陣點擊,頓時大殿中又多出了一個身穿軍服,面容特殊的角色。

"不用謝啦飛鼠桑,這是我應該做的。"黑洛黑洛的察看已經來到了原本就佇立在玉座旁的NPC---雅兒貝德身上。"好長的設定啊,不愧是翠玉錄桑...咦!這是什麼啊!"做出了下拉屏幕的舉動後,黑洛黑洛突然叫出聲來。

"什麼東西?"飛鼠連忙湊到黑洛黑洛身旁。"飛鼠桑你看,最後一句!"黑洛黑洛桑的觸手停留在最後一條文字上。

"...同時...是個賤人?"飛鼠喃喃的唸出這段文字:"就算是翠玉錄桑,這樣設定自己的NPC...會不會有點太..."

過分?超過?看著雅兒貝德微垂著頭顱,秀麗的黑髮如瀑布般流淌,美麗的臉龐含著文靜而嫻雅的氣質,飛鼠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價自己公會夥伴的惡趣味。

"的確有點...太過分了,對吧飛鼠桑?"黑洛黑洛的觸手有些輕微的顫抖。"這樣子...和罵自己的女兒有什麼區別啊..."

飛鼠被黑洛黑洛這番話觸動了心弦。"這樣好了,反正都要結束了---"飛鼠舉起安茲‧烏爾‧恭之杖:"我就動用一次會長的權力,改變一下設定吧。"

YES!達成目標的黑洛黑洛在心裡鬆了一口氣。如果能用會長的權力觀看到那些隱藏的設定的話...等飛鼠看到對方的示愛之語後的反應,自己再想辦法應對吧。

是的,黑洛黑洛非常確定,這些NPC裡如果存在著隱藏的設定,那一定就是他們創造者對飛鼠的愛意。目前連飛鼠到底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都不知道,黑洛黑洛覺得自己有必要做好心理的準備。

編輯模式出現在飛鼠的面前。然而,沒有人和多餘的屏幕或對話在設定那一處出現。"什麼啊...居然沒有..."黑洛黑洛小聲嘟囔道。

"黑洛黑洛桑?你說了什麼嗎?"飛鼠刪除了那最後一句設定,聽到了黑洛黑洛的聲音轉過頭來看著他。黑洛黑洛用十分輕鬆的口吻調侃道:"我說,不如就改成「如今愛著飛鼠」吧,聽起來很不賴吧!"

"什什什什麼!""哎呀飛鼠桑你就照著我說的改吧,翠玉錄桑一定不會跟你計較這個的,更何況這可比剛才那句敘述好上一百倍喔?""那為何不是黑洛黑洛桑......""再怎麼說,愛上死之統治者總比愛上史萊姆來的好聽一些吧~"

飛鼠被黑洛黑洛的邏輯繞暈了,他急急忙忙地改完之後便迅速的關上編輯視窗。

黑洛黑洛從台階下走回玉座前。"飛鼠桑,謝謝你啊,居然讓昴宿星團的它們也來到這裡..."飛鼠看著黑洛黑洛,冒出一個「開心」的表情圖示。"畢竟黑洛黑洛桑也有參與NPC的設計,黑洛黑洛桑提醒了我也應該要一併將你創造的孩子也一起移動過來。"

台階下的隊伍末尾,穿著女僕裝的美麗NPC們同樣進行了「待命」的單膝半跪動作。

"哈哈哈..."黑洛黑洛桑乾乾的笑著。

兩人就著一人坐一人站的姿勢又聊了一會兒。

當只剩下一分鐘的時候,兩人不約而同地停止說話。


飛鼠的腦海裡,如同跑馬燈一般,許多與工會成員們的點點滴滴在此時輕輕流過。

黑洛黑洛的腦海裡,則是想像著等等大家上線時看到他這個叛徒的反應,還有飛鼠...


就在最後幾秒,飛鼠從諸王的玉座上站了起來。

蒼白的骷髏臉龐對著底下的NPC們。

"謝謝你們...陪著我直到今天。"

黑洛黑洛一愣,扭頭看向飛鼠。

"各位...時間要到了...再..."見。

然而,飛鼠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突然的打斷了。



"飛鼠大人!妾身請求您,求您賜與吾等憐憫和關愛,求求您不要離開我們!"



絕美的純白惡魔抬起頭,眼淚從白皙的雙頰滑落。


"......啊!?"

兩聲迥異的聲音同時響起,迴盪在這王座之廳。


overlord同人:古代漆黑黏體的心{1} (腐向,黑洛黑洛/飛鼠)

※前篇為"錯過",如未讀過會對劇情的理解產生影響※

  • 腐向,主cp為黑洛黑洛/飛鼠,副cp為all/飛鼠

  • 私設多如汪可

  • 人物屬於丸山蘿莉,ooc屬於我

  • 這篇是講如果黑洛黑洛和飛鼠一起穿到異世界的故事。


1.


「今天是遊戲營運的最後一天,我也知道你已經累了,不過機會難得,要不要一起留到最後呢。」

飛鼠聽見自己這麼說。

不再去一昧地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抑或著自己給別人的印象,此刻的飛鼠終於是將內心深處的想法說出了口。這或許是飛鼠這二十幾歲的人生裡第一次如此坦率地說出請求,就像是第一次離開安全黑暗的地底,向充滿陽光的地面露出一小截顫抖的吻部,偷偷嗅聞的鼴鼠。

因為孤獨,因為害怕。

舞動的黏液觸手停了下來。黑洛黑洛那具史萊姆身軀上的兩個黑色的圓洞轉向飛鼠這裡。

咚咚,咚咚,飛鼠彷彿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逐漸變得大聲,就像等待審判的罪人那樣無助;即使他這個骷髏的身軀並沒有任何人類的器官。

大約過了幾秒鐘,還是幾分鐘呢---緊張的飛鼠並不是很確定,黑洛黑洛的聲音傳達到飛鼠的意識裡。

「既然飛鼠桑這麼說了,那我也只好捨命陪君子啦,恩。」黑洛黑洛的聲音就像是下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般,帶著一種猶豫之後終於選擇了的輕鬆。「真的嗎!?」飛鼠激動地站了起來,聲音幾乎可以稱得上是高昂的詢問著黑洛黑洛。「真的喔,飛鼠桑。我們一起等待最後的到來吧。」黑洛黑洛深吸了一口氣---又吐出氣,反覆地進行這個動作,整個軟糊的身體一抖一抖的。飛鼠有點擔心:「不過這樣沒問題嗎黑洛黑洛桑,你是不是在害怕明天會沒精神上班啊...要不然,你還是先下線休」「不用不用,大不了被罵一頓而已!」黑洛黑洛瀟灑地揮了揮觸手。「飛鼠桑,都要到最後了,我們把那幾個大家精心設計的NPC集合起來吧,我想在遊戲結束之前再看看它們。就集合在王座之廳怎麼樣?我們還可以一起再拍個和所有NPC的自拍呢!」

飛鼠對黑洛黑洛所描述的場景感到十分的興奮。至少在這個時候,想留下一些能代表這12年來的輝煌的證明...「我知道了!」

飛鼠走向牆壁,那裡裝飾著一把華麗精緻的法杖,正是安茲‧烏爾‧恭的公會武器,為飛鼠量身打造,屬於會長的武器---安茲‧烏爾‧恭之杖。有一些獨屬於會長的權力,必須要裝備著這把公會武器時才能使用,好比將NPC移動到不屬於其設定崗位的位置。

「嗯...在王座之廳的只有雅兒貝德而已呢。」飛鼠對著面前的虛擬畫面皺起眉頭。骨指快速的點擊著勾選的按鍵,將好一部分的名字都選取起來。「這些應該就夠了吧。」按下確認,NPC們的所在位置馬上就發生了變化。

「好了嗎飛鼠桑?」黑洛黑洛不知何時出現在飛鼠旁邊,觸手搭在對方的斗篷上,就好像整隻史萊姆掛在對方身上一樣。「已經OK的。對了黑洛黑洛桑,這個安茲‧烏爾‧恭戒指趕快戴上,不然我們沒辦法一起去王座之廳。」飛鼠桑點開道具欄,拿出了一個精美的戒指,上面鑲嵌的寶石在飛鼠的骨頭掌心發出明亮的光。

黑洛黑洛的身體突然大幅度的扭曲了起來。「飛鼠桑...這難道,就是求婚嗎?我沒想到有一天可以被飛鼠桑求婚~」那語氣怎麼聽都是故作出來的盪漾。飛鼠有些窘迫:「黑洛黑洛桑!不要像佩羅羅其諾桑和烏爾貝特桑他們一樣開這種玩笑!」在公會輝煌的時間點,佩羅羅奇諾常常以各式各樣的方式曲解飛鼠對他說的話,核心思想就是:哎呀飛鼠桑又跟我求婚了我好害羞啊我決定答應你飛鼠桑要好好對我喔...之類的,而後某一次的對話被烏爾貝特聽到了,那一次烏爾貝特立刻走過來摟住飛鼠的肩膀---順便把飛鼠從某隻鳥人的懷裡拉進自己的懷裡---霸氣的說:飛鼠早就是我的人了,你這傢伙想給我戴綠帽?門都沒有窗更不會有!口頭上的對話進而演變成了一場聲勢浩大的PVP。自那天起,公會裡的人或多或少都會以這件事調侃飛鼠,就像現在的黑洛黑洛一樣;至少飛鼠是這麼想的。

至於實際上?

黑洛黑洛的的確確對飛鼠的這個舉動感到心動。即使明白對方不是那個意思,但有了佩羅羅奇諾的經驗,擅自曲解一下並沒有什麼壞處...

如果有旁觀者的話,一個骷髏拿著一枚漂亮的戒指遞給一坨漆黑的、攀在骷髏身上的史萊姆,史萊姆扭動著身軀還不斷發出"害羞"的感情圖示...這畫面是怎麼看怎麼詭異。

「快點拿啊黑洛黑洛桑,時間沒剩多久了!」飛鼠催促著黑洛黑洛。

「好吧好吧,飛鼠桑真是沒有幽默感。」

伴隨著傳送的音效,這兩個玩家的身影消失在房間裡。


打算把腦海中的想法梳理一下。總之就是像大綱又不像大綱的東西那到底是什麼

有什麼腦洞也可以討論一下,比如吃飛鼠大人的四十八種方式...別拖!別拖!我自己走去牧場找個掛勾掛好!

帶著守護者和納薩力克穿越,大部分劇情一樣,但是在飛鼠驗證18禁存在於否時雅兒貝德興奮地握住飛鼠的手不讓其收回去(翠玉錄的隱藏設定,大膽而放浪的求愛)

畢竟有隱藏設定存在嘛,所以大家的忠誠度更高了(?)

守護者不太願意離開納薩力克飛鼠,這次飛鼠依舊改名安茲,中間一大段劇情寫的時候再來改(喂)會試著描寫戰士長對安茲的單相思,打算出門冒險時被眾人極度勸阻,安茲決定再考慮考慮人選,守護者們充滿嫉妒和勉強的推薦安茲帶上潘多拉,雅兒貝德同時向安茲祈求如果安茲不在守護者們身邊,是否能每天以"訊息"(message)向眾人道平安電話愛愛,安茲應允。(私下潘多拉與眾守護者的交鋒等等就不多提)

在蘭提爾,走完許多劇情後安茲差點被潘多拉推倒(完全狂騷),同時也是肉戲的重點,完全狂騷的特殊版(by潘多拉改良)讓安茲在狂騷發作期間變回了人類的樣貌。2米高的骨頭瞬間變成1米7左右的嬌小人類!守護者表示這樣更好食用!

先寫到這裡好惹,細節和劇情合理度都還要好好規劃一下...

在我腦中黑洛黑洛啃骨頭的妄想已經停不下來了,先割腿肉來寫寫看好了

overlord同人:錯過(腐向,黑洛黑洛→飛鼠)

腐向,本短篇cp為黑洛黑洛→飛鼠

私設多如汪可

人物屬於丸山蘿莉,ooc屬於我

承接之前寫的那篇腦洞

黑洛黑洛第一人稱視角

對話部分全為原作

「真的好久不見了,黑洛黑洛桑。」

十分讓人懷念的聲音如此稱呼著我。有多久沒聽到這溫和的聲音了呢?

「雖說今天是在YGGDRASIL的最後一天,但老實說真沒想到你會出現。」毫無表情的骷髏用不符合其僵硬面容的聲音這麼說著,語氣裡充斥著讓人無法忽視的喜悅之情,蒼白的眼眶旁冒出了一個帶著微笑符號的感情圖示。

「嗯,真的好久不見了,飛鼠桑。」心跳有點快---並不只是因為對方的喜悅輕輕地在心口拂了一下,同時也是因為想起了昨天觀看的錄像中,現實中的對方踢開被子露出的一節白皙皮膚...

刻意裝成的疲倦嗓音應該沒有被對方識破吧?我心中如此想著。

「在現實當中換了工作後就沒上線了,所以大概有多久呢...大約有兩年了吧?」

是阿,足足有兩年了呢,從辭職加入塔其米那傢伙組織的地下活動中已經這麼久了。

「嗯---差不多那麼久吧---哇阿---已經那麼久了...真是糟糕,因為老是在加班,最近對時間概念已經變得有點奇怪。」可不是嗎,每天和公會的眾人像拼命一般地工作著,前幾天更是因為到了關鍵的時間所有人都徹夜不眠:暗殺、脅迫、吸收人員、編寫新的規章、與其他"都市"的外交、資源的整理,還有由我和其他程序員,以及眾多人手的負責區域,程序的攻防戰.....

不過,一切都是值得的。

「這樣豈不是很不妙嗎,不要緊吧?」

是阿,是很不妙阿,在都計畫好了給你一個絕對的大驚喜的時候偷偷的先和你見面什麼的,要是被其他人,比如烏爾貝特那傢伙知道了,我可就完蛋了...可是、可是,我還是忍不住,想上來和你說話。

現在的安茲·烏爾·恭公會裡,除了你之外的其他3個人---包括我,都只是因為我們沒有正面的參與一部分真正危險的事情,就算被追查出來也不怕牽連到你身上,所以才沒有退出工會的...想當初佩羅羅奇諾哭得唏哩嘩啦,還說什麼"不想離開親愛的飛鼠桑"...

嘛,很顯然大家都是這麼想的,但大家都很分得清輕重,最後還是用慢慢淡圈的方式離開了。

多麼捨不得啊,那個大家一起奮鬥的,有著飛鼠的安茲·烏爾·恭......

「身體嗎?已經一塌糊塗了。雖然還不到看醫生的地步,不過也差不多了,相當不妙。超想逃避的,只是想要活下去還是得要賺錢才行,所以才會像操鞭打的奴隸般拼命工作。」

「哇啊---」死之統治者,也就是那個骷髏做出了頭向上仰的動作,對方的語氣裡帶著感同身受---和一部分或許是我的錯覺的,溫柔的關懷。

「真的很慘喔。」我陰沉的開口,手臂都激動地舞動起來,黏糊糊的黑色觸手隨著我的動作在四周翻飛。

慘啊,沒有辦法每天見到飛鼠的日子,據說泡泡茶壺對於她和飛鼠分別時間的計算是以毫秒作單位在紀錄的...雖然有著路西☆法偷偷在飛鼠家裡裝的針孔攝像機提供我們真實的飛鼠的影片,但是那怎麼夠---!貳式炎雷甚至每隔幾天就向我們炫耀他跟蹤(兼保護)飛鼠的時候拍下的飛鼠照片!不過,這望梅止渴的日子終於要結束了。由翠玉錄和布妞萌策劃,我們早就取得的YGGDRASIL遊戲公司和伺服器,在飛鼠以為是閉服,實際上是變成我們"安茲·烏爾·恭"的私人物品,在納薩力克大墳墓裡,41人的團聚!

飛鼠發現自己沒有被踢出伺服器,而我們又一起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一定也會大吃一驚的。我們終於不用躲躲藏藏,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飛鼠坦白一切。包括我們為他的未來所做的規劃......

一邊在腦中想著這些,我口中說出的卻盡是兩年前的工作上所想抱怨的牢騷。而飛鼠也像以前那般,微微點頭附和以及同仇敵愾的一起痛罵。

「...抱歉,讓你一直聽我發牢騷。因為在現實世界中不太能夠抱怨。」我停下揮舞自己的手臂,微微低下頭,就像是在低頭道歉那般。

很抱歉,這幾年沒有陪在你的身邊。

「不用在意,黑洛黑洛桑。這麼忙還要你上線,聽聽牢騷是應該的,不管你有多少牢騷我都會耐心傾聽。」飛鼠像是驚到一般的擺著手,似乎對我的道歉感到了羞窘。

「啊,真是多謝,飛鼠桑。登入之後能夠遇到久違的朋友,我也覺得很高興。」我笑出聲來,就好像被飛鼠的話激起了一絲活力一樣。但是我明白,這幾分鐘的對話已經是極限了,再過一會兒公會的大家就要集合了,為了準備好的驚喜,現在必須要下線才行。

即使我再貪戀這兩人獨處的私密時光,我也總歸是違背了跟大家的約定。如果被他們知道了,而他們又去和飛鼠告狀的話,我在飛鼠心裡的評價就會下降了,"一個說謊的傢伙"都還好,"一個不守約的傢伙"就糟糕了。

『為了給飛鼠驚喜,在"閉服"之前,不許和飛鼠私下接觸。』這是在事情都結束後,一部分人(比如我)迫不及待的想去見飛鼠時,由武人建御雷提出的約定。

畢竟大家心知肚明,喜歡著、甚至愛著飛鼠的人是這麼的多,但是飛鼠...只有一個。所以,大家都別想偷跑---一起公平競爭。

「...不過我也差不多該下線了。」

「...」飛鼠的動作就像是頓住了一樣,一下子失去了反應。「嗯,時間的確很晚了...」

「不好意思,飛鼠桑。」

「這樣啊,那還真是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那麼短暫。」飛鼠說完話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也想和你一起待到最後...不過,實在是困的不得了。」聽見那聲嘆息,我差點忍不住將今晚的計畫告訴他。飛鼠他,這幾年來是真的很寂寞吧?所以,只不過是我,一個之前和他交情也並不是非常深的人上線,他都會不捨成這樣。如果現在在線上的是塔其米或烏爾貝特...不,我在想什麼,現在是嫉妒的時候嗎?

披著華麗披風的骷髏歪了歪他的頭骨。「啊---你好像真的很累了。那就早點登出,好好休息吧。」

「真的很抱歉......飛鼠桑。不過公會長你打算待到什么时候啊?」

「我打算一直待到结束營運時的强制登出為止。因为還有一些時間,或許在這段時間裡有人會再回来也说不定。」飛鼠這麼說,鮮明的渴求充滿了字裡行間。

...求求你們,再回來看一眼...

我微微甩頭,想甩去霎時間漫上心頭的愧疚感。

「這樣啊.....不過我真的没想到這裡會保存到現在。」我用漫不經心的口氣說道。畢竟我知道,只要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還在,飛鼠就會在...這句話在幾分鐘之後的大團聚對比之下其實就是一句謊言。不等飛鼠對這句話表示回應,我接著說出我的心聲:「飛鼠桑以公會長的身分繼續维持公會,以便我們能夠隨時回来吧。多謝了。」

「...因為這是大家一起建立的公會,善加维持管理好讓成員能夠隨時回来,也是身為公會長的工作!」飛鼠有些急促地說。

「正因為是飛鼠桑担任公會長,我們才能夠如此盡情享受這款遊戲吧......希望下次再見時,是在YGGDRASIL II的遊戲。」獨屬於我們"安茲·烏爾·恭"的,屬於飛鼠你的遊戲...

「雖然没有聽說有II的消息......不過正如同你所說的,要是這樣就好了。」聽著這段話,彷彿可以透過那張白骨看見他正在勉強維持著笑靨。

「到時候還請務必繼續指教!我已經快要抵擋不住睡魔......先下線囉。最後能夠遇到你真的很高興,晚安。」

飛鼠又愣住了,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的確是愣了一下。

「我也非常高興能够遇到你,晚安。」

「希望之後在哪裡再見了。」

我快速的點了登出鍵,在視野消失之前所看見的,是飛鼠那蒼白的過份的骨頭臉龐。

我忽視了我內心的不安。

-------------------------------------------------

-----今天是遊戲營運的最後一天,我也知道你已經累了,不過機會難得,要不要一起留到最後呢-----

-------------------------------------------------

直到再次登入之時,出現在我們眼前的不是大墳墓而是沼澤,伺服器的數據缺失了許多部份,像飛鼠一樣留守到最後一秒的玩家全都停止了呼吸......

我才明白,我究竟,錯過了什麼。

記個腦洞

腐向腦洞注意。

NPC的設定有著"隱藏設定",持有特殊數據水晶的話可以設置一個編輯結束之後再次編輯不可的設定,且無法被製作者以外的人閱讀。公會少部分的人在離開公會之前將他們想說卻不敢說的情意全都設定到了NPC身上,因此在穿越之後,飛鼠面對的是充滿愛意的NPC們。

至於雅兒貝德的bitch設定,則是翠玉錄隱晦的嫉妒之心所導致,心靈愛著飛鼠身體卻是個會勾引大墳墓所有NPC的bitch...自己的造物能陪在飛鼠身邊而自己卻不行,極端的想法(兼反差萌控發作)讓翠玉錄做了這樣的改動,然而飛鼠在最後幾秒改了設定(笑)

然後因為這樣的設定,琪雅蕾是沒有辦法跟賽巴斯在一起的,因為大墳墓都愛安茲大人,但賽巴斯還是會救下她(正義龍人)

NPC們和安茲互動時,都會想起還是網遊時創造者(至高至尊)和飛鼠的互動,進而要求自己要和安茲大人創造出更美麗的回憶,讓安茲大人和自己忘卻被捨棄的痛。

特殊背景設定則是公會的眾人為了改變社會的不公正在線下慢慢凝聚力量,然而作為眾人喜愛的飛鼠桑(?)沒有人想要破壞他的生活,不過查找到鈴木悟的住址、電話並偷窺,趁著他去上班裝個針孔攝像頭什麼的大丈夫!飛鼠桑是公會人員的精神食糧!基於被財團發現的危險性大家也不願意飛鼠被捲入,因此為了未來的光明生活眾人努力奮鬥,也為了能更專注在現實中退出了公會(想給飛鼠一個更好的世界什麼的),然而在營運停止的那一天在攝像頭下的鈴木悟停止了呼吸...

至高至尊全部跑到YGGDRASIL跟自己的NPC搶人什麼的就不用多說了吧(笑)

NPC黑化爆走就更不用說了(笑)

創造者跟NPC一起和飛鼠嘿嘿嘿就更是美味啦